十一長假,杭州姑娘約了4場劇本殺 其中3場都是衝着相親去的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10-08 07:31   

劇本殺成了95後脱單神器?

昨天上午,一位市民給本報熱線85100000打來電話説,這個國慶假期他的女兒去相親,去了劇本殺店,這是怎麼一回事啊?

説起相親,估計很多人想到的無非是一對單身男女一起吃飯、喝咖啡、看電影這“老三樣”。不過,對大部分新潮的95後來説,這種單刀直入的尷尬見面形式,多少令人有些抗拒。更不用説去傳統的婚介所拜託職業紅娘介紹對象,簡直是“打開婚介所大門都需要勇氣”。

十一假期這幾天,我也發現朋友圈裏的95後開始主動“相親”了。吸引這些95後去相親的可不是他們眼中老派的婚介所,而是讓無數年輕人上頭的劇本殺店。

杭州95後愛上“相親劇本殺”

在杭州從事新媒體工作的姑娘小馬27歲了,自從大學談過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愛後,至今單身。家裏常常想給她介紹對象,但她一次也沒去過,“想想就覺得尷尬。”

小馬平時生活比較獨立,但隨着年齡漸長,身邊人和家人帶來的無形壓力多少讓她有些動搖,漸漸地,也產生了想去認識一些異性的想法。但她還是堅持不想靠父母、長輩的介紹認識異性,更不用説參加一些婚戀平台舉辦的相親交友大會。

小馬的一位95後同事聽她説了自己的煩惱後,熱情地邀請她去玩一場劇本殺,“同事説這個劇本殺的本子是相親本,來玩這個本的玩家多少都抱有交友的目的。”

小馬覺得,大家來打本的出發點基本相同,就算一開始不熟絡,但在遊戲的過程中通過劇情推動,也不會太尷尬。抱着試試看的心態,小馬報了名。

在遊戲開始前,每個玩家都填寫了一份問卷,主持人根據問卷的匹配度來給包括小馬在內的3男3女玩家分配角色。但劇本中沒有鎖死的CP(配對)線,劇情由男女生自主選擇,玩家可以不限於劇本人物,根據自己的感覺發展人物關係,遊戲結束後大家還選擇了互換問卷和聯繫方式。

對於第一次玩這種相親劇本殺的小馬來説,打本的過程就像親身參加了一個相親綜藝。“整個過程很歡樂,也認識了新朋友,最主要的是全程沉浸於玩遊戲,彼此並不尷尬。”

“種草”小馬去玩劇本殺的女同事喬喬,是個典型的95後。和只玩過一次劇本殺的小馬不一樣,她打本已快三年了。“最開始我玩得最多的還是各種推理本,現在去劇本殺店基本只玩相親本。”

喬喬説,和注重挖掘證據、最後要找到“兇手”的推理本不同,在文本中更能給男女玩家制造“粉紅泡泡”的戀愛相親本,最近這一年受到了包括她在內的很多95後單身男女的歡迎。“大家過去玩的時候,態度都挺大方的。”喬喬覺得,通過一場持續4個多小時的遊戲,雖然不一定能完全瞭解到一個人的優點,“但是Ta的缺點肯定會暴露無遺。”

作為一個典型的95後,喬喬雖然沒有參加過傳統的相親,但多少知曉其中流程,“和相親對象吃一頓飯、看一場電影,彼此之間大概率不會有很多瞭解。”在她看來,玩一場戀愛氛圍感拉滿的劇本殺,不僅是一個能更近距離觀察異性的窗口,對方的談吐、內在修養以及邏輯思維能力,也能在這個過程中顯現出來。

這個假期,杭州劇本殺店的相親本很難約

90後鄭亞力在下沙的高沙地鐵站附近,經營着一家名叫劇燃的劇本殺店。這個十一假期,他的店平均每天都會開四五場劇本殺,“大部分也是戀愛相親本,基本在節前都已經被約滿了,玩家根本沒辦法臨時上車。”

鄭亞力每個月都會抽空去劇本殺展會逛兩到三次,去年疫情開始前,他買得最多的還是推理本,現在再逛展會時,他主要挑各種類型的戀愛相親本。

今年年中,鄭亞力曾在店裏承接過政府舉辦的相親活動,一下子接待了200人,“整個相親過程我就是用的劇本殺形式,效果還不錯。後來大家反饋説,確實比玩尷尬的接氣球相親遊戲有趣。”

鄭亞力劇本殺店所在的下沙,有很多的電商公司。每到9月招聘季,這裏匯聚了來自全國各個地方的畢業生。“他們很可能之前都沒來過杭州,在這裏也沒有朋友。”鄭亞力覺得,劇本殺為這些孤獨的單身男女提供了一個社交的場所,很多初來杭州的年輕人,即便不打本,也願意在週末的時候來店裏和他,還有店員們説説話。而説到自己牽的紅線,他很驕傲,“少説都有幾十對了,主要以95後為主,其中還有結婚的。”

為了更好地當好“月老”,有時候遇到處於曖昧階段的男生女生過來打本,鄭亞力會讓主持的DM(非玩家角色)將兩人在相親本里組成CP,“一場下來,通過劇情推進,本來羞澀的兩人在結束遊戲後就確立關係了。”

來源:都市快報  作者:記者 萬禺 見習記者 曹夢琪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